《五輪書》宮本武藏

1585 年春,在美作國宮本村,劍術家新免無二齋的兒子降生,他就是新免武藏,即日後大大有名的宮本武藏。

  武藏年少時便有著超人的力量,能將村裡最重的大漢或耕牛摔出去。而他自 13 歲時的第一次比劍獲勝,一生中大小酗余戰從未有敗績,更說明他不僅有著過人的武藝,還是一位深通戰術的兵法家,一個只懂得武功的人,不會得到這樣的成績。

  其實,青年時的武藏,曾參與過著名的關原合戰:是作為字喜多軍中的一兵普通兵士。當然,豐臣軍兵敗,武藏也因此無功而返,從那時候,開始了他的流浪修行生涯。

  首先在京都,戰勝吉岡清十郎,然後於奈良力克寶藏院,以後,江戶的夢想權之介、伊賀的六戶梅軒、以及在京都的吉岡一門,相繼敗在武藏的劍下。至 1612 年,在嚴流島決鬥中斬殺天下聞名的佐佐木小歡郎,使武藏的名望達到頂峰。

1634 年,在小倉會見小笠原忠真,去後於島原之亂出陣,擔任監軍。

1640 年,出仕熊本的細川家, 1641 年,提出兵報三十五條。


1645 年去世,遺下著名的《五輪書》。

五輪書作者宮本武藏,生於 1584 年,死於 1645 年。日本寬永二十年( 1643 年)隱居在九洲肥後的巖戶山中,將自己畢生對劍道感悟寫成五輪書,全書分「地」 . 「水」 . 「火」 . 「 . 「風」 . 「空」五卷。之卷:是劍道劍法的大概描述,描述了他「二天一流」劍法的選用;修煉的心理描述。之卷:將劍道技術詳細分類並加以說明。之卷:描寫自己與強手對決之經歷,除了劍道的技法之外,還從戰術方面加以說明。之卷:述其它劍道流派的技法,並與自己的劍道加一比較,衡量彼此的優劣得失之道理。之卷:即「萬里一空」的意思,道出了劍道家「悟空」的心境。武藏按現世的觀點解釋 . 「空」,將「空」斷言為不迷之心,人世間的大道為萬物皆空。

 

第一章-地篇

(學習劍法應有的心理架勢) 偏於劍術之利,豈能窺劍術之秘乎? 喜兵法者鮮矣。治而不忘亂,國之本也。 武士務必文武皆精,始稱合乎「武士之道」。 武士應視死如歸,而後始稱武士也。 兼具萬事之用,始有劍法實際之用。 賣弄似懂非懂的劍技,無異自掘墳墓。 人之維生有四路:士、農、工、商。 劍法有如木匠之技藝,兩者至為相似。 觀其人而善於使用,則手腕盡展矣! 木匠之用具,務必恆保其利,時時磨快、擦亮之要。 既有雙刀何不用雙刀?武器盡出,勝算大矣。 以「二天一流」劍法而言,敵一人與萬人其理雷同。 所知至多,以此磨練、辟新境。 隨身之武器,理應長處盡展。 諸般武藝皆有特定之拍節,不可違也。 習我劍法者, 一:邪惡之心不可有。 二:務必鍛 其身,盡展能力。 三:務必戒除修練之障礙。 四:務必體認千行百業之要諦。 五:務必認清物事之得失。 六:務必具有眼力、鑒別力。 七:務必敏察防範視界外之敵人。 八:莫做無謂、無用之事。

第二章-水篇

( 「二天一流」劍法秘技 ) 握劍而起,心必如常,勿有起伏。 「我執」與「慢心」乃劍士之大忌。 能不受世人之騙,方為拔尖劍士。 劍法之姿勢,應與日常化姿勢合一。 目之所視,亦大亦廣,始為得宜。 視遠為近,視近為遠,乃劍道之技也。 勿動眼珠而觀雙〔月 〕,至為重要。 慎於握劍站立之時。 固定不靈,是為僵手;反之,稱之靈手。 腳法或有大小快速之別,唯以如同行路。 只腳而動,乃腳法中之大忌,勿犯為妙。 勿拘於比鬥之架勢,只許一意砍倒強敵。 揮劈之時,務必手肘盡展,強勁一擊。 刀法有五,熟於此道,即能盡悉敵人之刀法。 架勢因對像、場合而變,切勿拘於一型貽失勝利時機。 趁敵人尚在猶豫不決時,迅捷劈砍,一擊取勝。 故裝欲砍,趁敵人鬆懈時,速攻致勝。 萬念俱空,是攻敵之一大秘訣。 舉刀連打,痛擊敵人任何部位,使其慘敗。 出刀接架,必以刺敵雙眼之勢,反客為主。 以一敵百而求勝,謂之「多敵劍法」。 九層之台,起於累土;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

第三章-火篇 (拔刀相鬥時的劍技)

手巧,彫蟲小技也,豈能賴以搏命耶? 運用場所之利,以求最後之勝機。 搶人先機有三要。交鋒之時務必活用於先。 欲使敵人受挫,應予當頭棒喝,使其無法回頭。 預知敵人之盛衰,至關重要。 不予敵人可乘之機,搶先踩踏而勝。 敵人清像已現時,務必乘機而入。 故作強攻狀,親其反應,察其意圖。 使其恐懼而生畏念,乘機取利而獲勝。 以糾纏之法取利,能從容致勝。 逼敵人於惑亂、驚惶之境,即可輕易獲勝。 敵人之弱點務必洞悉,而後趁勢徹底壓垮。 敵人以為是山,實則是海;敵人以為是海,實則是山;此謂出人意表。 糾結難分時,務必改弦易轍,尋出新逕取勝。 我為將領,敵為兵卒;如手使臂,囊中探物。 無刀不能勝敵,無須為手無劍而憂。 無可憾動如巨 ,則所向披靡。

第四章-風篇.空篇 (與其它劍派比較)

使用長劍並無不可,但是莫有喜用長劍的偏頗之心。 欲以短劍取利致勝,實非劍道之正理。 以心觀敵,則勝券在握;以眼觀敵,則迷疑而敗。 求快之心,劍法所忌。悠悠然可也。 迷疑、惑擾一掃而空,乃為真實之空靈境界。

五輪書

原作:宮本武藏;英文譯本:維克多·哈瑞斯;中文譯本:白羽征一
以在下淺薄的洋文水準和才能,本無資格置喙這種深奧典籍,只是因為看著英文版似乎很簡單,在下才斗膽翻譯,以償當年惡搞之失。文章中間若是有什麼低級的謬誤疏漏(這是少不了的),還望各位高人在鄙夷之餘多多見諒。更兼在下國學亦是惡手,英譯中尚自顧不暇,至於信、達、雅之類……嘿嘿,就當是翻譯史上最大的恥辱好了。如果大家感覺翻譯和原文的味道大相逕庭,在嘲笑在下的同時,也請追究英文譯者的責任吧。

總序

  我務於「二天一流」兵法之道十數年。而今覺得應該把這些心得錄於紙上,這對於我來說還是第一次。在寬永二十二年十月份的頭十天裡,我登上了在肥後境內的巖戶山,拜倒在佛陀的面前,向天致禮,向觀音祈禱。我是熊本藩細川越中守忠利大人的一名武士,今年六十歲。

  自從年輕時我就致力於兵法的研究。我第一次決鬥是在十三歲那年,我擊敗了一名新當流的兵法家有馬喜兵衛。當我十六歲那年我擊敗了另一名但馬國秋山的怪力兵法高手。二十一歲時,我去了京都,在那裡幾乎跟所有的流派都交過手,未嘗敗績。之後我周遊各國,不斷和全國各種流派的兵法名家決鬥。自我十三歲那年到二十八歲,決鬥凡六十次,從未敗北過。

  當我三十歲的時候,我回顧昔日的戰績,發現這些勝利並不意味著我已經達到兵法宗匠的境界。這也許是因為我欠缺兵法的才能吧,或者是天數如此,也有可能是其它流派的水準太差之故。於是我日 以繼夜地尋求著兵法的奧義,當我五十五歲的時候,我終於領悟到了所謂兵法的精髓所在。

  於是我不再刻意尋找特定的修煉方式,而是觸類旁通,帶著揣摩兵法的心思去練習很多方面的才藝,全部 都沒有 老 師的 教授。在寫這本書時我沒有引用佛經或者儒家的典籍,也沒有參照舊的戰史和兵法書。我是由著自己的想法去解釋「二天一流」的真意的,即所謂的「自然之道」。 十月十日 深夜寅時作。

第一卷、地之卷

地之卷序

  兵法乃是武者的藝術。大將必須決策兵法,而部隊則應該瞭解大將之意。今天已經沒有能夠真正理解兵法真意的武士了。

  世間有無數種道。釋道中有救贖之道;儒道中有學習之道;醫者之道、徘人之道、茶道、弓術之道等無數才藝技巧。每一個人都挑選自己喜好的方面而行之。

  據說武士之道兼具「筆」與「劍」兩道之妙,身為武士應該在這兩方面都頗具心得。即使一個人沒有天賦異稟,只要堅持不懈地在這兩方面努力,他也可以成為一名合格的武士。一般來說,武士之道是不屈不撓,決心向死的。雖然不獨武士,僧侶、婦女、農夫和穢多們同樣樂意為盡忠或者雪恥而死,但兩者的意義其實是不一樣的。武士學習兵法是基於超越人類的極限。從刀劍交錯的個人決鬥中,或者是大規模的合戰中,我們可以為我們的主公獲取力量和名望。這才是兵法的奧義之所在。

第一章、兵法之道

  在中國和日本,道的鼻祖被稱為「宗師」,武士必須瞭解這一點。

  最近很多人都得到了兵法家的稱號,但他們中大部分人只是擊劍者而已。熊本藩的細川越中守忠利的家臣在夢中得到了神靈的指導,基於在各 國雲遊 教授和學習兵法的經驗而創建了他的道場,這是兵法的新意。

  在古代兵法中,一共有十種能力和七項技巧是屬於合用的修煉。這對擊劍當然是有益處的,但這還不夠。局限於擊劍的技巧是無法窺破劍法的精髓的。 

當我們觀察商人的時候,我們會發現商人們使用器具去賣他們的貨物。比如果實和花,果實要比鮮花要少。因為商人的教授和學問都只注重鮮艷的色彩和炫耀自己的手段,盡全力去催促花盡快開放,他們關心利潤。有人說「不成熟的策略乃是頓挫之源,」是的很有道理。

  人生在世有四種活法,即所謂「士農工商」。

  第一種是農夫之道,他使用農具,用眼睛去觀察春秋的更替,季節的變化。

  第二種是商人,釀酒師收集原料然後釀造成酒以維持生計。商人的生活風格就是無時不在謀取利益。這是商人之道。

  第三種是貴族武士,他的生活之道就是揮舞武器。武士之道就在於主宰他手中武器的力量。

  第四種是匠人。木匠之道是變成使用木工器具的達人,首先保證他的計劃無誤,然後按照計劃行事,就這樣度過他的一生。

  這就是「士農工商」的生活之道。

  評判木匠的作品是和房子聯繫到一起的。貴族的房子、武士的房子、四民的房子、房子的廢墟、房子的重建、房子的風格、房子的習俗和房子的名字。木匠完全按照事先擬訂的計劃來建設。兵法也是一樣,有一個戰役的計劃。如果你想去學習戰爭的藝術,就需仔細考量這卷書。教師就好比是一根針,而訓練則是一根線,你必須不停地練習。

  作為領導木匠們的工頭,必須知道自然的規律、國家的法規、房屋的規格。這就是工頭之道。

  工頭必須熟悉塔與廟宇的建築理論,宮殿的建設計劃,和如何僱傭勞力來建設房屋。工頭之道其實和大將之道是一樣的。

  在建造房屋的過程中,木料的選擇非常重要。筆直無節疤,且外形美觀的木材用來做外殿的柱子;筆直但有一點點點瑕疵的木料用來做內殿的柱子;外表最美觀的木料,即使硬度有一點點差也沒關係,用來做門檻、橫樑、門、拉門等等。堅固的木料即使存在木瘤和節疤也一樣可以在建設中得到應用。那種品質差的木料則只能用來搭手腳架,然後拆掉做柴火。

  工頭根據各個不同的能力分配工作,比如地板的鋪設、拉門的安裝、橫樑的吊裝等。能力不夠好的人去裝托梁,更差一點的人去削楔子或者類似的雜活。如果工頭部署得當,工作將會完成地更為出色。

  工頭應該經常深入到工人們之中,不提出無稽的要求。他應該瞭解他們中的道德準則和精神,在適當的時候鼓勵他們。這和兵法的原則是一樣的。

  就像士兵一樣,木匠會磨礪他自己的工具。他將工具放在他的工具箱中,在工頭的直接領導下工作。他用斧子製作柱子和房梁,用刨子去製作地板和書架,對雕透細工精雕細琢,盡他能力所能達到的極限去完成工作。這就是木匠的藝術。當木匠技術日漸成熟之後他就會陞遷為工頭。

木匠的成就就在於他的作品完全忠於設計圖紙,既沒扭曲偏差,也沒偷工減料。這對於木匠來說是非常必要的。

  如果你想學習此道,你就必須深刻地理解和思考這本書裡所說的事情,做深入細緻的研究。

 

第二章、二天一流


   在這五卷書裡會寫到關於兵法的不同方面,它們是地之卷、水之卷、火之卷、風之卷和空之卷。

  在地之卷裡我將解釋一下我的二天一流。很難相信擊劍者會悟到真正的奧義。在這卷裡需要瞭解最微不足道的事、最舉足輕重的事、最膚淺的事和最深奧的事,就如同在蒼茫大地上勾勒出清晰的路徑一樣,所以這卷書叫做地之卷。

  第二卷是水之卷,水乃是人心之根本。人的精神要如同水一般,水可以隨容器的形狀改變自己,有時候象小溪般潺潺流動,有時候卻像是怒吼的大海。在這卷書裡,就要解釋二天一流如水般清澈明淨的這種特性。

  如果你已經精通了劍法的精髓,當你隨意攻擊別人時,你就能擊敗這世上任何一個人。擊敗一個人的技法和擊敗十萬人時沒什么不同,兵法家可以小中見大,就如同按照一寸高的木俑可以雕刻出極大的佛像一樣。我無法用文字來說明這具體是如何實現的。兵法的精髓就在於觸類旁通,舉一反三。在水之卷中我將講解在二天一流中的這些意義。

  第三卷是火之卷。這卷書是講劍鬥。火的特性就是兇猛,不管火焰是大是小,這非常適合於戰鬥時。你必須確保鬥志能夠隨心所欲地能大能小。什么是大很容易察知,但什么是小就很難覺察了。簡而言之,敵人數量越多位置就越難做大的改變,所以他們的行動可以輕易察覺。一個人可以輕易地改變他的心態,所以他的行動很難被知曉。你必須要知道這點。這卷書的精髓就是將詭謀的訓練作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因為這卷書將描述在戰場上的格鬥技法。

  第四卷是風之卷。這一卷將不只談到我的二天一流,也會涉及到其它的各種流派。我的意思是風意味著古老的傳統,當今的傳統以及兵法的系統。因此我會很清楚地講解世間的兵法。這是傳統,如果你不瞭解其它流派,你將很難瞭解自己。所有的路都有岔路,如果你每天學習劍道,但你的精神卻走向岔路,你也許會以為你還在正路上走著,但是實際上完全偏離了。如果你追隨正道並且稍有偏差,這個偏差將會逐漸變大。你必須知道這些。這樣的兵法家不過是一介擊劍者,我這么說並不過份。我的二天一流的真意——雖然它也包括擊劍——是基於與眾不同的原則。我會在這卷書裡解釋其它流派對兵法的定義和理解。


   第五卷是空之卷。「空」就是意味著無始無終。悟道即非悟道。兵法之道就是自然之道。當你重視自然的力量時,你就會體察到大自然的韻律,你就能夠非常自然地擊劍,打擊敵人。在這卷書中,我打算說明怎樣經由自然之道而追隨劍術正道一途。

  武士們,無論將軍還是士兵,都在腰帶裡縛著兩把刀。在古的時候把這叫做直刀與刀,如今則叫做刀與太刀。無論理由是什麼,總之一個武士攜帶著兩把刀才算是符合武士之道。

  槍與薙刀是出門時才帶的武器。

  二天一流從一開始就應該訓練雙手握住刀與太刀。當你視死如歸的時候,你必須充分利用你的武器,這就是真理。不這樣做是錯誤的,即使犧牲時也不可以放開你的武器。

  如果你雙手握刀,很難左右運用自如,所以我的辦法是一隻手握刀。這對槍和薙刀等大型武器不是很適合,但刀與太刀卻可以被一隻手輕鬆運用。當你騎馬在坎坷不平的路上、沼澤地裡、泥濘的麥田中、崎嶇的山路或者擁擠的人群中奔跑時,雙手握刀會很令人煩擾。雙手握刀並不是正確的選擇,因為當你用右手拿著弓箭、長槍或者其它武器時,你就只剩下一隻手來握著刀。然而很難用一隻手握刀的力量去砍倒敵人,你必須用雙手。其實想要一隻手熟練地運用刀並不是很難,訓練的方法是使用兩把刀,每隻手一把。看起來雖然一開始很難運用自如,但是事實上萬事都是開頭難。開始學時弓箭也不好射,長槍也不好握。當你逐漸熟練以後這些武器的控制就會變得很容易。當你習慣於運用刀,你就會得到刀中所蘊涵的力量,到時候自然運用太刀也就變的很簡單。

  在第二卷水之卷中,我會告訴你們運用刀的熟練技巧沒有速成的途徑。刀的運用講究大開大闔,太刀的運用講究嚴密審慎,這些都是首先應該瞭解的事。

  運用二天一流,你可以用長兵器制勝,也可以用短兵器制勝。簡而言之,二天一流之道就是必勝之道,無論用什麼武器,無論武器的長短。

當面對群體敵人時,雙刀要比單刀要占更多的優勢,尤其是當你要抓一個活口時。

  這些事沒辦法做更為細緻詳盡的說明。觸類旁通,舉一反三。當你真正領悟到兵法的精髓時,就沒有一件事你不能明瞭。所以你必須用功才行。

第三章、兵法的特色

  使用劍法的宗匠叫做兵法家。就像其它的軍事藝術一樣,運用弓箭的高手叫做弓之達人;運用槍的高手叫做槍之達人;運用火槍的高手叫做火槍之達人;但是我們不稱呼善於使用刀的人為刀之達人,也不叫太刀之達人。因為弓箭、火槍、長槍和薙刀是所有武士裝備的一部分。而為了發揮刀的優勢,你必須更為深入地理解這個世界和你自己。因此刀是兵法的基礎。「刀即使兵法」!如果一名武士能發揮出刀的真義,便可以以一當十,也就是說一百個這樣的人可以擊敗一千人,而一千個這樣的人可以擊敗一萬人。在我的兵法裡,一個人等同於一萬人,所以這種兵法是徹底的武士的藝術。

  武士之道並不包括其它的「道」,像儒教、釋教、詩歌、舞蹈之類。雖然這些東西確是「道」的一部分,如果你瞭解得更為廣博,你就會從任何事物中覺察到「道」的存在。人們必須使自己所行的道盡量完美。

  兵法中武器的使用有其時地。在狹窄的地方或者近身格鬥時使用太刀最為方便,刀則可以在任何情況下有效地使用。

  薙刀在戰場上的實用性不如槍。用槍你可以制敵在先,先發制人。薙刀是防禦性的武器。兩個實力在伯仲之間的人對決,持槍者要比持薙刀者佔優勢。槍和薙刀都有其用處,但是都不適合在狹窄封閉的環境下使用。它們也不能用來抓活口。它們完全就是野戰用的武器。

  無論如何,如果你只是悶在屋子裡,你就會思慮狹窄,忘卻正道,在實戰中就會處於劣勢。

  弓箭在戰爭一開始的時候具備優勢,尤其是在沼澤地中,因為它可以從長槍兵之間快速射擊。然而弓箭卻無法滿足攻城時的需要,當敵人和自己距離超過四十丈時也無法發揮其威力。因此到了今天已經沒有幾家弓術流派存在了,因為這種技巧如今沒什么用處。

  在城堡裡,火槍和其它武器並不一樣。這是一種至為重要的武器,但是近戰時候則完全不是刀的對手。

  弓箭的優勢之一是你可以看見箭矢的飛行並據此修正你的瞄準,而火槍就無法做到這一點,你必須知道這些。

  就如同一匹馬必須耐力持久,武器也是一樣;馬必須奔跑有力,刀與太刀必須劈砍強勁。槍和薙刀必須承受得出強力的衝擊,而弓箭和火槍則要強韌。武器的實用性應該凌駕武器的裝飾之上。

  你不應該有自己慣用的武器。過於注重一種武器和不瞭解其使用技巧一樣是個缺點。你不應該模仿別人,要使用你所能精確掌握的武器。對大將和士兵來說,喜歡某樣武器或者不喜歡某樣武器的傾向並不是什麼好事。這些事情你應該深刻地領悟。

  做任何事情都有時機。不下苦工夫是不可能掌握好兵法的時機的。

  時機在舞蹈和演奏樂曲時非常重要,因為他們必須掌握好時機才能表現出優美的韻律來。軍事藝術中亦有時機和韻律的存在,例如射箭、開槍、騎馬。所有的技藝和能力都包含時機。

  空也是存在時機的。

  武士的一生都存在著時機,無論是他成功時或者困頓時;無論是平靜時還是暴走時。同樣商人之道也有其時機,資本的盈虧就是一例。所有的事情都為時機所控制。你必須辯識出這些。兵法中有無數時機需要考慮。從開始時你就必須瞭解適當的時機和不適當的時機,從大小龐雜的事物中找到相關的時機。首先要觀察距離和背景以確定時機,這是兵法的主要內容。背景時機尤其重要,否則你的兵法將變得無法確定。

  想要在戰場上獲得勝利,就要巧妙地察知敵人的打算而且隱藏自己的打算,洞悉敵人最適當的時機而讓敵人無法洞悉自己最適當的時機。

這五卷書主要就是講解時機。你必須認真地去思考這些。

地之卷結

如果你日以繼夜地練習二天一流,你的精神就會與自然步調相同。很多劍術流派是通過言傳身教而流傳在這世間上的。我的劍道理論卻記錄在這地、水、火、風、空五卷書裡,這還是第一次,這可以讓其它人來學習我的劍法。

第一,不得思慮不正。

第二,悟道之途在於修煉。

第三,涉獵廣博的才藝。

第四,瞭解各種職業之道。

第五,辨別世間何為失何為得。

第六,修煉自己判斷和理解每一件事的能力。

第七,洞悉不能以肉眼看到的事情。

第八,即使是瑣事也要注意。

第九,不做無用之事。

  在開始修煉時一定要將以上的原則銘記在心。如果你不能很好地理解它們,你將很難得到兵法的真傳。如果你真正將兵法存於一心,那麼你就能面對二十到三十個敵人而不敗北。銘記這些原則並時刻不偏離正道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的,你就能以你的眼神去制勝,自由無礙地控制你的身體以擊敗敵人。通過有效率的修煉你的精神就能以一當十。當你達到這一境界的時候,你將是無敵的。

  此外,在群體戰鬥中主將巧妙地統轄著很多的部曲,正確地行使責任、保護領地和培養士兵,給予他們足夠的訓練。如果這些事情始終貫穿著不敗的精神,去協助自己和獲取聲望,那麼這就是兵法之道。

 

第二卷、水之卷

水之卷序

  二天一流的精神就是水的精神。本卷書就是講解二天一流的決勝之道,其精髓無法用言語進行深入細緻的探討,但仍舊可以通過練習得以直觀地領悟。鑽研這卷書!每一個字都要仔細地加以琢磨,如果你漫不經心就會誤入歧途。

  寫在這裡的兵法之道只是一系列個人之間的決鬥,但是你的思維必須更加開闊,這樣就可以通曉萬人規模的戰法,也就是所謂的軍學。

  兵法跟其它事情不同,你只要誤解了哪怕是一小部分道理,都會令你困惑乃至走向歧途。

  僅僅是這卷書是無法悟得兵法奇妙之處。不要僅僅去讀、去背、去效仿,只有將這卷書所寫的東西吸納入你的心中,如此方可使這卷書所傳授的真意和你的身體融為一體。

 

第一章、兵法的姿勢

  你必須保持恆常之心。無論決鬥時還是平常你都要冷靜沉著,遇事不急不躁,這樣你在判斷事情時候就不會為自己的心所迷惑而有所偏差。即使精神平靜,肉體也不可以放鬆;即使肉體鬆弛,精神也不可以懈怠。不要讓你的身體影響你的精神,也不要讓你的精神影響你的肉體。過分的懈怠或者過分的緊張皆非應有之態,都是屬於意志薄弱的表現。

  別讓別人窺破你的心態!矮子的心態要像個壯漢,壯漢的心態要像個矮子。無論你的體形怎麼樣,都不要被它固有的反應所誤導。要籍著你的心去觀察事物,收放自如,從更高的角度去思考。你需要錘煉你的智能和精神。為了變得更加睿智,你需要明辯是非,通曉大義,廣涉才藝,當你不再會被人所欺騙的時候,你就達到了兵法中所說的「智」!

  「智」不同於其它東西,你只有持之以恆地鑽研兵法之道,才有可能具備堅毅之心。

  頭要直立平視,不要昂首也不要垂頭,更不要左顧右盼。前額與雙眼之間不能有皺紋,眼球也不能來回轉動,頻繁的眨眼也在被禁之列。但是要微瞇眼睛,與鼻樑呈一條直線,鼻孔微張,後頸挺直。注意力要放在雙目視線交匯處,同時雙肩低垂,後臀收起,把力道集中在你的膝蓋與腳趾之間的腿部,收腹。將你的劍插在腰帶裡頂住小腹,腰帶就不會鬆垮,這就叫作「別入」。

  在任何流派中,在日常生活裡強調站姿都是非常必要的,你要每天保持著決鬥時候的站姿,這務必要掌握。

  視野要開闊長遠,這裡有兩個層次的視野:感覺與視覺。感覺要比視覺更為精準。

  在兵法中,要視遠如近,視近如遠。在兵法中要緊盯著對手的武器,不要被那些無關緊要的動作迷惑。這一點,無論是用之於兵法還是用之於軍學都是一樣的。

  不用移動眼球就可以看到兩邊的情況,這種能力是很有用處的,你也許不能很快地掌握,所以要每天以如此方式觀察事物,不要改變,無論眼前發生什麼事情。

  拇指與食指要保持能在劍柄上滑動的力度,中指輕捏,剩下兩指緊握劍柄。用手玩劍是不好的習慣。

  當你拔出劍來時,你的目標只有一個,那就是擊倒敵人!當你攻擊對手時,也要保持你的握法,手斷不可發抖。當你去斬、去格時,你都要以這種握劍的方式致力於擊敗對手。

  握劍的方式在生死決鬥與試合中都是一樣的,沒有什麼所謂「斬人的握法」、「試合的握法」之分。

  一般來說我不喜歡雙手持固定的劍,固定就意味著僵化,一旦一隻手負傷,就會變成死手。柔韌方是活手之道,你得牢記這一點。

  腳尖輕浮,後踵緊踏,無論移動快慢,步履大小,你都得像平時一樣走路。有三種方式我不喜歡:跳著走路,滑步以及一成不變的步伐。「陰陽步」才是重要且實用的。陰陽步就是不只著重於一條腿去走路,換言之當你斬擊、收招、擋格時步伐要忽前忽後,欲前欲後,不應該總是先移動固定的一條腿,總之要讓敵人完全掌握不到你的規律。

第二章、太刀位的構成


   五位就是:上段、中段、下段、左翼、右翼。雖然攻擊方位分為五種,但所有攻擊的唯一目的就是打倒敵人。無論你採用哪種攻擊方位,都不要有意識地去考慮,只去想一件事:擊倒敵人!

  要根據情況的不同來選擇適當的方位與力度。上中下三段攻擊應當果決堅定,左右攻擊應該靈活巧妙。左右攻擊方位適用於上方封閉,兩側寬闊的環境,究竟是選用左翼還是右翼取決於當時作戰的環境。

  五位的精髓是這樣的:要想明白攻擊方位,你就要先懂得中位攻擊,中段乃是方位中的重點。如果將兵法比做合戰,那麼中段就是主將,其它四種方位都是圍繞主將來進行的,你必須予以足夠的重視。

  明曉劍之道意味著我們可以運用兩指去練習控制我們所常用的劍。如果我們通曉劍道,我們就更容易去運用它。任何企圖很快掌握劍道的想法都會欲速而不達。想熟練地運用你的劍就必須保持恆常之心。如果你企圖像掌握一把折扇或者一把太刀那樣去掌握劍的話,那你就錯了,用這種方式你不可能用劍去斬殺一個人。

  當你持劍下劈的時候,要保持劍身筆直向下,當你在小巷子中斬擊時,要循著巷子的走向以合適的手法收劍,肘彎的角度要大,揮舞劍要有力,這就是劍之道。

  如果你學習五位很刻苦的話,對這一節的理解將很有裨益,你將可以對自己的武器掌握自如。所以要不間斷地練習。

  一向是中段。面對敵人時用你的劍去攻擊他的臉部,當對手回擊,將他的劍逼向右側並且壓制住,或者將他的劍向下壓以偏轉其攻勢。讓你的劍處在它該在的地方,當對手再度攻擊時,向下斬他的手臂。

  這就是第一種方式。五向就是這種東西,你得用長劍反覆練習以便習得。當你熟知我的運劍方式,你就能隨心所欲地壓制敵人的任何攻擊。我保證,除了這五向以外,二天一流再沒別的招數了。

  二向,從上段,也就是頭頂斬擊。當敵人躲閃時,讓你的劍處在它該在的地方,接著向下攻擊,當對手再度發動攻擊,在這個方位連續斬擊是可行的。   

這種方式在時機和心態上有很多變化。通過二天一流的訓練你就會知道,就可以長勝不敗,所以要不斷地練習。

  三向,從下段。先於敵人,從下方攻擊他。要是你這麼做,他也許會試著將你的劍往下壓,這時你要迅速橫斬其上臂,也就是當他攻擊時,你從下方瞬間出擊。速度對於這一向非常重要。

  這種情況你會經常遇到,無論是個初學者還是一代劍豪,你必須仔細學習。

  四向,左擊。當對手攻擊時,向下方打擊他的手腕,他會回身去擋格你的劍,這時你要抱持著必斬敵身之意,避開敵人的攻擊路線,從比你肩膀略高的地方去斬擊。

  這就是劍之道,躲避敵人的攻擊是重點,你得仔細學著。

  五向, 右擊。當對手攻擊時,從右側向上架入其攻勢,爾後循右上段的方向直擊。

  這種方式是理解劍道所必不可少的,如果你能瞭解,你就可以自如掌握沉重的劍了。

  我無法再對五向做更詳盡的描述。你得明瞭「調合之劍」的道理。學習軍學中的時機,洞察對手的心態,習慣於在開始時就練習五向,這五向將會使你變成無敵之人,好好思考這一切。

  最後是無位,無位就是指五位並非必要。即使如此,仍舊存在五種攻擊方位的握劍方式,當你持劍時,一定是處於那五種方式之一,觀察敵我的方位將可以更有力地打擊敵人。

  你的心告訴你應該採取中段,但你攻擊時候可以從中段稍微抬高,變成上段式,也可以稍微放低而變成下段式。當情況突變時,根據局勢,將劍從左邊或者右邊移到中間,就會變成中段或者下段攻擊。

  就是說不要拘泥於固定的方位,這個原則叫做「虛實變換」,你握著劍時該做的就是打倒敵人,無論你斬擊、躲閃、跳躍或者突刺,你的行動都必須指向敵人的本體,這是大原則。如果你只是執著於斬擊、躲閃、跳躍或者突刺,你不可能切實地傷害到他。將打擊敵人的意志行動徹底貫徹入行動,方是致勝之道。要勤練不輟。

  在大規模作戰時,位就是指兵力的配置,這對於勝利置關重要,墨守陳規就是死路一條,要牢記。

  適機打擊敵人,適機就是說當你接近敵人時,要盡力且直接地打擊他。在敵人尚未決定攻擊還是防禦時,當你發現他還是猶豫不決,不要改變自己的心態和攻勢。這個時候就是適機。你得不斷練習以達到準確判斷的程度。

第三章、太刀的技法

  當你進行攻擊,敵人會很快地回應。當你看到他的緊張時,就進行徉攻以鬆懈其鬥志,而後衝過去給予致命一擊。這就是徉攻。

  光 *** 看書是很難領悟這個技法的,但你先得有個初步的印象。

  當敵人攻擊時,你要用你的身體去攻擊,用你的意志去攻擊,全力施為,不留後路,這是狂攻。

  這是非常重要的打擊方式,經常會用到,你得學會他。

  用於與敵人刀鋒相對的近戰時,當敵人攻擊,你飛快地後撤,然後持劍躍起,舒展身體向敵人近處 *** 去,流水斬就如同流水般順暢,可以斬擊得異常切實。

  火石斬意味著當敵我劍身相交時,以不抬高劍身為前提盡全力進行斬擊,這要求手腕、身體以及腿部都要吃上勁,要斬擊迅速。如果你學得好,你的打擊力量將會更強。

  紅葉斬就是要打掉敵人的劍,必須將他的劍置於你的意志控制之下,當敵人在你面前擬定正眼,意圖攻擊時,你就要有力地使用火石斬或者狂攻。如果你著力於擊落他的武器,那么他的武器將必然被擊落。如果勤加練習,用這種方式擊落敵人的劍是很容易的。

第四章、當身的技法

  我們經常在攻擊敵人的時候同時移動身體與劍。根據敵人的攻擊方式,你可以先用身體躲閃,再伺機用劍攻擊,如果他還處於防禦不能的狀態,你就可以先攻其劍,但一般來說先攻擊其身更佳。這就是人劍合一,你要仔細領悟。

  「斬」與「砍」是不同的。「斬」,無論形式為何,都是固定的,具有百折不撓的精神;而「砍」不過是碰觸敵人的身體而已。即使你砍的很有力,即使敵人被殺,這也只是「砍」而已。當你斬時,你的精神必須堅毅,你得瞭解兩者的差別所在。如果你先砍到了敵人的手或者腿,那么接下來就要斬的切實有力。「砍」的心態和「碰」的心態沒什麼區別。

  纏戰的涵義就是緊貼敵人,不讓他拉開距離。當你接近敵人時,用你的頭,你的身體和腿緊貼敵人的身體,人們往往很容易移動頭和腿,但身體的移動總是滯後。你要如影相隨,不讓敵我身體之間有一  

當你接近敵人時,一定要毫不遲疑地與其爭奪制高點的位置,伸展你的腿,你的膝蓋,你的脖子,臉對臉地與之爭奪,當你認為你勝利的時候,你總是處於最高處的。相信我,沒錯的。

  當敵我以劍對攻時,你應該堅定不移地以劍擋格以吸收敵人攻勢的力道。粘戰之道不在於打擊的多麼有力,而在於使劍不易分開,盡可能不動聲色地接近敵人運用這個戰法。「粘」與「纏」的區別在於「粘」更為堅決。好好練習它。

  肩沖的意思就是用肩膀去衝擊敵人的防禦空隙。其奧義為用你的身體去衝撞敵人,臉微側,用右肩去撞他的胸,盡可能地用力,如果你與敵人距離足夠近的話,這招可以讓你將其撞出十到二十丈遠,極有可能制其於死地。請務必好好練習。

  戰鬥時候有三種防禦方式。首先,將敵人的劍架偏到你的右邊,向他的眼睛擠去。其次,懷著斷其脖頸的意志,將他的劍向右眼回逼,乘隙用你的左拳去砸對方的臉。再次,當你有把短劍的時候,不要考慮對手的攻擊,躲閃並接近他,用左手打他的臉。

第五章、較量的技法

  當你面對敵人時,順其刀鋒所指,懷著刺其臉面的信念攻擊,當你貫徹這一信念時,敵人的臉部和身體就會變得容易控制。如此,你就有很多機會去贏,你得集中精力於此。當與敵人對打時,對手的身體如果容易控制,那你就可以迅速獲得勝利,所以你不應該忘記抱持刺面的信念,並在訓練中尋求這信念的體驗。

  當作戰環境上方或者兩側有東西妨礙行動時,無論多麼難以斬擊,都要勇猛地攻擊對手,劍身要始終毫不顫動地刺向敵人的胸膛。當敵人感受到刀勢的凌厲,而使得他的攻勢有所停頓。當我們感到疲憊或者由於某種原因無法斬擊時,這招很有用處。

  呵斥,就是當敵人試圖反擊你的攻勢時,使其停頓的一種方式。在你準備斬擊的同時,大喝一聲「喝!」,斬擊時,也要大喝一聲「喝!」,這個時機會一遍又一遍地出現在攻防交換時,呵斥的重點就在於舉劍斬擊的動作要同時進行。

  當白兵戰的時候,你會發現敵人的攻擊有一定的規律,可以稱其為「韻律」,隨其韻律躲閃並且伺機攻擊,就叫作「輕閃」。輕閃之意不在於「輕」,也不在於「閃」,而是循敵韻律去尋敵之隙。在輕閃中最重要的就是速度。明白這一點,就算很難在力道上壓倒敵人,你的攻勢也不會減弱。這需要你認真地去練習。

  群敵意味著你面對數倍的敵人。向兩側平抬刀與太刀,擺出一個左右充分伸開的寬廣站位。然後不斷變換方位去打擊敵人,即使四面八方都是敵人也一樣。分清敵人的攻擊口令,攻擊第一個敢於攻擊的敵人,掃蕩眼前視野內的目標,左右不斷斬擊,遲疑就是死路一條。一定要一直盡快恢復自己的站位以控制兩側,擊倒向前 *** 近的對手,迎著他們進行擠壓。無論何時,牢記設法要讓敵人排成直線,就像一條帶魚,之後用力將其各個擊破,不給他們時間和地方以重整。

  你能知道兵法的制勝之道,精妙處是無法用文字來表達的,只有練習才能體會得到它,有一句古諺說:「劍中方窺真意。」就是這個道理。

水之卷結

  身授講的是二天一流兵法如何傳承。古諺有云:身授言教。這卷書說的只是二天一流的大綱,要學習如何取得勝利,首先要學好「五位」、「五向」,仔細體會位於你心中的自然之道,理解意念與時機,自然地持劍。你的身法要和心和諧一致,無論是跟一個人打還是跟幾個人打,這些話都是很有價值的。

  學習本卷,每一項都要抽時間仔細地思考,你就會緩步得其精髓。深思熟慮,平心靜氣,吸收優點,無論何時,你都要記得這些。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

  經年參悟此道,即為武士之道。今日超越昨日之我,明日即可超越旁人。另外,為了跟更強的人對決,要按照此卷書來修行,不可動搖意志。即使你殺了敵人,如不是按照你所學而為之,亦非正道。如你以此道獲勝,你就可以以一當十。戰鬥時領悟的劍技,永遠不會被你所遺忘。

 

正保二年  五月十二日  新免武藏 寺尾孫丞